学术干货

惊!中国学霸托福107分被美国大学劝退!

2018-7-9



这是一个很悲伤的故事,但是这个学生的失败,对其他的学生是个警示。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同时也正发生在很多中国留学生身上,但却极少被媒体报道。人们更喜欢听那些亮丽的故事,某某某考上了哈佛、耶鲁、普林斯顿,而没有人说某某某被哈佛、耶鲁、普林斯顿遣送回家。




中国学生欠缺的,不仅仅是英语,更欠缺的是自主学习的能力。哪怕你的SAT/TOFEL成绩满分,也不见得能适应国外大学的教学模式。考上名牌大学的确很重要,但是接到名校通知书的那一刻,才是道路的开始。学生需要做的,不是欢天喜地庆宴,而是沉下心来,花时间充分了解了学术研究的过程与掌握正确的探究方法。此时的学习不再是为了考试,而是为了秋后入学后能够顺利地跟上国外学校的教学节奏。


重庆某中学的李延,以2230分(老SAT满分为2400)的SAT成绩被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经济学院录取。然而,仅仅上了一年学以后,他就被该大学劝退,转入当地社区学校就读。论文、小组作业、学期演讲、期末笔试,这些决定李延能否毕业的因素,无一不是他的拦路虎。




每天花10小时完成各种SAT模拟试题


出国是李延在高二时做的决定,因为准备时间较晚,而SAT又是留美的重中之重,所以他参加了某个重庆市出国培训班。


李延说,SAT的考试分为三个部分(老SAT):分析性阅读、数学、写作,每一部分的满分是800分,考查的是学生的逻辑推理能力。“它不仅是进入本科院校的硬性条件,也是美国大学衡量一个人是否聪明的标准。”


为了能获得申请常青藤盟校的资格,李延每天都会花至少10个小时的时间完成各种SAT模拟试题,加上兼顾复习托福的时间,高二和高三两年,李延每晚都只有6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背超过200篇范文,重复做过4遍历年真题


“由于我很贪玩,所以成绩底子并不好,但我想上一个好大学,所以再苦再累我都会坚持。”


李延说,他用了两年的时间,背了超过200篇范文,重复做过4遍历年SAT真题和模拟题,终于在SAT考试中考了2230分(SAT满分2400),再加上托福107分的高分,成功拿到到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的Offer。


加利福尼亚大学简称加州大学,是美国公立大学排名第一的学校,而洛杉矶分校又是加州大学下属所有分院当中最好的。


入学后他遇到了很多问题


然而,李延在进入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后,才发现,他遇到了一系列学习上的问题:



—、做不出论文(论文成绩在期末成绩中占30%)


在美国,每学期第一堂课教授都会告诉学生论文的要求,让学生有一个学期的时间去准备,而论文成绩在期末成绩中占30%。


但在李延的印象中,第一节课,他就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教授的授课,教材只是辅助,教授在课上所讲更多的内容却是教材之外的,这让习惯了国内填鸭式教育的李延无所适从。


图书馆是美国学生查阅资料的地方,通常情况下,本科学期论文的完成要包括20个以上的资料源。李延说,美国学生从高中开始就会接触论文写作,但他由于在中学时从未写过论文,对国内的毕业论文也只是略有耳闻,所以他连论文方向如何定都不知道。“加上每次上课都不太跟得到课堂节奏,题目也没有确定,看着图书馆里的那些资料,我觉得自己简直无从下手。”



二、无法融入小组(小组作业在整个考评中占25%)


小组作业通常会在学习半学期后展开,这也是西方教育的传统,在学生的整个考评中占25%的成绩。它要求学生自己寻找合作对象,组成一个五人左右的小组,进行半学期的学科研究,最后完成30分钟的学术演讲。


而这些程序,初来乍到的李延毫不知情。


李延说,第一节课教授就告知他会有一个小组作业,但如何操作却没有说明,这就导致李延认为会像在国内学习时那般,以学号或者由老师指定组合,所以,他也没有去担心寻找小组成员的问题。


直到半期后,许多课程教授纷纷要求学生提交小组成员名单时,李延才意识到自己落单了。


“我去找教授,他们都告诉我这必须自己解决。一个星期后,由于我还是没有找到团队,所以教授们只能给我指派。”


李延说,他的组员包括两个日本人与两个中东人,至今他都不清楚对方的名字。


由于李延的性格比较内向,他并没有主动与组员交流,通常开小组会议,他都是最后一个知道,有时甚至不会通知他。“他们就是这样,认为被教授指派的人都是一些不好相处的怪人。”



三、学期演讲困难(一学期要修3-5门课程,都要期末演讲)


李延说,虽然学校没有要求,但他所在的专业一学期至少要修满3~5门课程才能按时毕业。然而,这些课的期末演讲几乎成了他的留学梦魇。


由于内向的性格原因,在国内从未参加过演讲的李延,在得知要当着一百多人用英语陈述自己的学术报告时,他甚至有些后悔这么早到美国学习。


“为了不出丑,每门演讲我都花了至少一个月的时间准备,把内容背诵过无数次。”


李延说,他的第一门演讲是管理,当他带着自己的PPT走上讲台,做完自我介绍以后,却忽然忘记了自己的发言内容。


“原本精心准备的演讲,讲得乱七八糟。现在想起来,15分钟的演讲,我可能只说了6分钟左右。”


后来,他预见到挂科数已经超过底限,也了放弃会计期末笔试。


李延承认自己完全不适应没有老师引导的自主学习方式,在经历过小组演讲、学术演讲和论文的挫折后,他开始反思美国教育模式是否真的适合自己,他甚至已经放弃了笔试的复习。


“很多事情我想忘记,但是我还身在其中。”李延说,会计考试是所有科目的最后一门,在此之前他已经预见到自己的挂科数已经超过底限,所以他选择了放弃考试。“不是真想放弃,而是不想面对了。”


说到这里,李延掉下了眼泪。




一学年9门考试挂8门被劝退


李延说,加州大学经济学专业包括金融、会计、市场营销、组织行为、管理、信息技术等32门,一学年至少要修24个学分,平均一个学期3~5门课程,而李延在上半期选修了4门课程,分别包括会计、市场营销、金融和管理,最终全挂,这对他的打击非同小可,但日复一日的过去,他依旧没有能找到自己学习的入门方法。


那是个星期一的下午,李延照例打开自己邮箱,看见一封来自加州大学学生中心的邮件,点开之后他顿感五雷轰顶。


“他们告诉我,由于这学年9门考试我挂了8门,学习情况与入学成绩不符,暂停我在加州大学的学习,让我客观评估自己的学习能力,建议转入社区学校进行一年的培训之后,再重新参加入学考试。”


至此,李延结束了他的美国本科学习。


在总结失败经验时,李延并没有把矛头指向语言:“我觉得自己不是因为语言才失败的,其实我的许多日本和韩国朋友都没有过语言关,他们却总是知道怎么在图书馆里找到自己需要的资料,写教授喜欢的论文。”


托福103分,GMAT720分一样被拒录


李延的遭遇并非个案,四川某大学金融系王雅的托福成绩是103分,GMAT720分。


去年,他申请了11所美国大学的研究生,今年4月,包括约翰霍普金斯、布兰迪斯、伦斯勒理工大学、波士顿大学和杜兰大学在内的7所美国一流学府对其发出了面试要求。


面试包括电话面试和Skype网络视频面试。但至今为止,对自己的考试分数相当有信心的王雅,没有获得任何一所学校的录取。


“我不断问自己为什么,但结果都不得而知。”


王雅说,他的口语很不错,可是,当面对教授的一些学术问题和专业词汇就变得不知所措了。


在被问及平时与陌生人的交往能力时,王雅坦诚地表示,由于父母对他学习成绩的期望,从小他就没有去过什么地方,也没有太多与陌生人交流的经验。


“这也有可能是我被拒录的原因。”王雅最后说。




减少针对拔高分数的技能教育


美国常青藤盟校公布的数据显示,进入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康奈尔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14所名牌大学的中国留学生退学率为25%,他们的共同特点为——都是曾经的高分考生。


那么,中国留学生究竟要如何才能保住美国高校对其考试分数的信任度呢?首先应该从国内教育者的角度出发,尽量减少针对拔高考试分数的技能教育。


中国学生的应试能力全球闻名,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能将历年考试都能总结得十分精辟的教育研究学者,在他们的点拨下,学生能够在短时间内掌握应试技巧,提高考试分数。


“其实这对某些同学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李延的案例充分说明应试技巧教育的后遗症远大于我们的想象。”


只有通过培养和提高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和学术学习能力,帮助他们尽早尽快地适应海外教育模式,让学生掌握项目式学习方法,才是留学教育的长远之道。

—— 知路研修 ——

先人一步,迈向名校之路。